二度易手,被美团收购的酷讯为何红极一时后迅速衰落?

1

近日,有报道称美团为加紧布局其酒店旅游业务、完善全产业链,与在线旅游平台酷讯旅游在数月前就已达成协议,以数千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金额全资收购酷讯旅游。

在大家都关注美团的业务布局和产业扩展时,被收购方酷讯——这个与去哪儿同期起步的在线旅游搜索平台的起落也不禁让人惋惜,从上线之初的红极一时到后来的迅速衰落,酷讯为何走到今天这般,值得探讨。

自身定位和发展路径不固定

一方面,急于扩张陷入困局

酷讯2006年上线,上线之初主要定位在火车票搜索和转卖,在当年春节期间一夜成名。后引起了风险投资商的关注,几个月内迅速完成了两轮千万美元融资(据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3月,联创策源投资酷讯200万美元;同年9月,联创策源、海纳亚洲又给了酷讯1000万美元的投资)。此后的酷讯也相继扩展出了房产、餐饮、购物、招聘、特价机票、汽车等等搜索频道,很快跻身国内生活信息搜索引擎前列,甚至当时业务有所差异的谷歌百度都感觉到了紧张。

当时的酷讯有着很好的运营开端,目标是成为综合搜索网站,其创始人之一甚至对外公开表示期望2008年上市。但是往往事情不会一直朝着顺利的方向发展,好景不长,酷讯由于展开的业务线太多,本身发展时间又不够长,还没有很成熟的运营模式,团队资金和能力运转不开,在2007年底到2008年初陷入了内忧外患的困境。

对酷讯来说,一开始的定位就过于宽泛,在投资热的幻象下没看清自己的真实实力和能力。虽然酷讯初来乍到就获投资青睐,但其实际体量和能力还是过小、局限性大,在还没有真正落地时就加大业务线的扩张,即使生活搜索领域有市场,也很快会成为泡沫。

另一方面,转型后却做了追随者

困境中的酷讯感觉到自身业务累赘不集中,开始谋求转型。创始团队瞄准了在线旅游市场的机遇,于是在2008年6月开始转型之路,由生活类垂直搜索转向重点进军旅游搜索市场。

据了解,当时的转型,创始团队面临着各方反对,投资人、董事会、业界和媒体等均持不看好的态度。彼时的在线旅游领域已经有去哪儿、携程、艺龙等,艺龙与携程业务类别和去哪儿、酷讯有所差别先不谈。在搜索领域,当时差不多同期起步的去哪儿从创立之初就专注于旅游垂直搜索,尤其聚焦机票酒店搜索,等到酷讯转型入局时去哪儿已经有所规模,且运营模式已经相对成熟,在业务方面基本已经建立了机票垂直搜索领域的标杆。相比已经占尽先机的竞争对手,酷讯后面跟进太难,可以突围的可能性少之又少。另外,旅游这个领域,对酷讯的创始团队来说是个全新陌生的领域,他们似乎还没准备好,就在形势和困境的逼迫下急急忙忙转型了。转型后的酷讯前有去哪儿这座大山挡着,后有投资方的压力和业务运营上跌跌撞撞、困难重重,一直找不到自己的着陆点。

找错投资人,创始团队出走另创业

据了解,虽然短期内酷讯迅速融到千万美元资金,但是融资后的酷讯创始团队与投资人理念不合。酷讯最困苦的时候正处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时期,投资人不断烧钱却迟迟不见盈利,要求大幅裁员减负,与酷讯创始团队分歧较大。加上转型后的酷讯并不见盈利,困境之下创始团队成员先后黯然离去另创业,而继任的CEO又是投资方的人,在公司内部又与老员工矛盾大,得不到认可。

据不完全统计,2008到2009年期间先后出走的前酷讯员工近一两年已经创办了十几家公司。酷讯联合创始人陈华做了现在火爆的手机K歌应用“唱吧”;酷讯原COO吴世春创办了美食搜索应用“食神摇摇”;原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张一鸣如今是《今日头条》的CEO;原酷讯工程师曾廷坤是玩蟹创始人,并任CTO;小猪短租的创始人陈驰也曾负责酷讯销售业务等等。

创始团队不稳定,酷讯在短暂的鼎盛之后再也看不到曾经的风光,在2009年10月转而卖给了欲布局国内旅游市场的Expedia旗下旅游社区网站TripAdvisor。而收购酷讯后的TripAdvisor也没能扭转酷讯局面,国内旅游市场已有占领者,彼时的去哪儿背靠百度这座大山,后来者很难攻下。TripAdvisor到目前也是发展平平,不在市场排名前列,因此才放弃中国市场,之前将艺龙卖给了携程,现在将酷讯转抛给美团后可能就会退出国内市场吧。

对创始人来说,融资是好事,但也应该看清现象后再做出选择,到底投资人是不是真的懂你的企业;他们的理念与公司文化是否有冲突;除了资金,投资方还能不能带给公司其他有价值的帮助和资源等等。

缺少有效的盈利模式

摸索不到有效的盈利模式应该是导致酷讯一步步衰落的关键因素。作为搜索类的平台,酷讯之前做生活类搜索引擎的时候,主要收益来源是关键字推荐以及旅游分销商投放的广告,但是这样的收入远远支撑不了公司的运作,在业绩上也达到投资方的预期。

后来酷讯顶着各方压力和反对转入旅游搜索行业后,更是陷入了盈利难的泥潭。即使有去哪儿等清晰的商业模式摆在面前,酷讯对旅游这块相对陌生的版块表现更多的还是不知所措。酷讯的主攻业务是机票和酒店业务,而这些也正是行业标杆去哪儿的强项。在酷讯还在拓展其生活搜索服务时,去哪儿就已经专注做这方面了,去哪儿相比酷讯有庞大的代理商资源和用户数据。因此对酷讯来说一直苦于找不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对于 B2C类垂直搜索引擎网站,用户首先想到的就是去哪儿,酷讯的盈利愈加困难。

工程师文化笼罩,只重视技术,忽略了创新和运营

酷讯的创始团队基本都是工程师出身,属于技术型,因此整个企业被浓浓的工程师文化笼罩,他们对技术很重视,但是运营推广方面相当薄弱。而面对时代的快速变换,酷讯的工程师因子也成了公司向前发展的绊脚石,推广效果不显著、产品不见创新、用户体验不见提高,酷讯就这样在默默无闻中渐渐淡出了公众视野。

结语:

今天的酷讯,经历了重重波折后已是二度易主,美团这次收购明显是看中了酷讯显著的技术优势,可以弥补美团在技术层面上的短板,以加紧落实美团要做大酒店旅游业务的野心。酷讯的价值最终还是回归了技术,至于收购酷讯能否帮助美团壮大其O2O的布局,就留给时间去考量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