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苹果公司实验室:解密Apple Watch健康功能诞生过程

引言:上周,新浪科技受邀前往苹果公司总部,探访其健康实验室。苹果对外开放自己的实验室的机会并不多,通过这次活动,我们得以一窥Apple Watch健康功能的数据来源。

旧金山湾区的南部小城Cupertino因苹果公司闻名于世,除了Infinite Loop(苹果总部,来此游客必会在此拍照留念),其实还有众多办公室或办公楼分布在城里。

1

Infinite Loop 1是目前苹果公司总部入口 游人大多在此拍照留念

走在街上,很多建筑前摆放着一人高的白色门牌,上面印有色彩各异的苹果logo,但又统统不会挂牌注明这是什么部门——你并不知道门后的同事在做什么。苹果的fitness lab(健身实验室)就是在这样的一栋不起眼的建筑中。这里是诞生Apple Watch手表健康功能的摇篮。

不起眼的实验室

在通过一个小小的门厅之后, 苹果公司的健身与健康技术总监Jay Blahnik确认了我的想法:这栋建筑外表看很无趣,其实是有意为之。至于原因,自然是他们并不想让外界知道屋子里在干什么,尤其是在两年前,Apple Watch还没发布的时候。

自2014年9月与iPhone 6一同正式现身算起,截止今天,Apple Watch已发布近两年,上市也已经接近14个月。第一代产品不能说完美,它充满了对智能手表这种新形态产品的探索意味,但就运动健康功能来说,Apple Watch的表现超出期待,而打造健康类功能的基础数据,便来自这间实验室。

打个比方来说,若Apple Watch是端上桌的一道菜,这间实验室则是种菜的农场。

工作人员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里面仿佛是个健身房,几十个人正在房间里大汗漓淋的运动。对比门外安静得有点冷清的楼道,这场景是站在门外绝对想不到的。

Apple Watch是苹果所有产品线中距离人体最近的设备,没有之一,这种特性决定了它天生与人体健康相关联、并应该有一套能检测人体心跳变化的硬件,以及与之匹配的测量卡路里消耗或运动量的算法。这间实验室的意义正是为Apple Watch设计并验证它的算法。

健身记录和体能训练是Apple Watch的两个重点功能,在做出这个功能设定之后,苹果面对的第一个问题仍是选择起点? 在Apple Watch发布前,很多智能手环都有计步功能。但就像之前谈过那个转动轮椅的功能一样,苹果没有选择现有的计算方式,而是决定自己从头做起,尝试设计更精确的计量方式。

苹果公司对外的解释是:虽然中间必然有各种曲折和阵痛,但我们能打造一个承载苹果文化和基因的产品。

类似的解释我在很多与苹果有关的产品上都听到过,你也可以认为,只有今日的苹果才有能力这样“折腾”,这是这家公司打造产品的洁癖。

特殊的健身房

早上8点半,目测200多平米的实验室里放着Rihanna的快歌,十几名名体态、肤色、种族各异的男女在实验室里跑步骑车或是在登山机上激烈运动。

一般健身房常见这种情景,不过与健身房不同的是,这些人脸上都带着呼吸面罩,在医疗行业里,它被称为代谢监测仪(metabolic cart),很多人腰上也佩戴着测量装置。

在他们周围,不是健身教练,而是穿着黑衣的护士或白色T恤的运动生理学家。

在器械上运动都是协助收集数据的志愿者,他们是苹果公司员工。据说,在苹果内部,给一个新项目征集些志愿者并不算难事,即便基于保密原则不能提前说背后的目的,也很多人踊跃报名。有些人会在工作间隙跑这儿来运动一会,之后在隔壁浴室冲个澡,继续回去工作。

为了数据维度和范围考虑,苹果会有针对性的找志愿者,年龄/身体状况等都是考虑因素。既有体质很差不爱运动的人,也有身体状况极好接近专业运动员级别的,据说有个家伙的洛杉矶马拉松成绩是2小时32分,若按我国的的标准,这是一级运动员的成绩。

志愿者们戴的特殊呼吸面罩(代谢监测仪)往往只有大学实验室或医院才会买上一两个用于研究,但Apple Watch显然让健康实验室成了这种面罩的大客户,目光所见处便有几十个,并且跑步机、划船机、或是登山机上的志愿者所带面罩外观并不一样,功能有所区别。

屋子一头放着些水、毛巾之类,与中关村里的健身房类似,但目光转向另一头,你马上又会发觉不同,这边有三个大型冷库一样的装置。

拉开铁门,走进门牌上写着“faster(更快)”的房间,仿佛突然走进了冰窖,温度计上显示32华氏度(大约0度),一名华裔男子正在跑步机上慢跑。这间屋子模仿的是那些寒冷地区,收集志愿者在低温环境下的卡路里数据。实验室负责人走出屋子前笑着朝志愿者伸了下大拇指“You are a hero”。

走入隔壁写着“higher(更高)”的屋子像是进了烤箱,在99华氏度(约38摄氏度)的干热环境里,两名生理学家正围观一名志愿者骑车,并端着iPad分析数据趋势。

这几间房间皆为模拟不同气候环境而建立,除了志愿者本身,苹果从不同环境温度下建立了另一个考量维度。我们所见的是两个模拟极端环境。

一个细节是,除了新陈代谢面罩,所有测试者和工作人员都戴着Apple Watch,分析用的设备也都是iPad或Mac。据说在某些时候苹果也会给志愿者其他设备进行对比测试,但这次似乎没看到。

运动数据收集的意义

在这实验室里,已经了累计测试一万六千次,三万小时。 为了收集数据,这还配备了20名全职护士,15个运动体育专家。

实际上,苹果这次开放的仅是健康实验室的一部分,若按面积估算,大约是这栋建筑的五分之一;并且为了准确收集不同环境对人体运动健身的影响,这种实验室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只不过我们猜规模应该没这么大)。

每个礼拜五天,每天8小时,屋里都有一些志愿者在器械上运动,他们脸上的面罩或身上的装置都在收集数据;实际上,数据收集还远不止于此,在室外自然环境里也有测试,比起恒温恒湿的实验室,户外环境更复杂,但更接近真实的用户环境。

同样,测试者也不仅限于跑步骑车这种激烈运动,有些数据收集只是要求志愿者过来带上面罩坐一会,测量静态呼吸状态。

在六月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公布的“呼吸App”也经历过实现室内的数据收集,之后,产品团队给它配上视觉和触觉提示;硬件工程师协助调用Apple Watch的屏幕、心率感应器、震动提示等等;再进过测试;如此,才算是呈现给一般用户的产品。

我们不太确定Apple Watch二代究竟何时发布,但可以肯定的是,运动健康仍旧将是这款产品的主要功能之一。虽然其他公司也有类似产品或功能,但从对测试数据收集的投入来看,苹果对手腕上的健康功能很认真。它只是幕后工作,苹果尝试的目标是给用户每时每刻精准监测和数据提示,这些一切都发生在用户并不知觉的情况下。反映在设备上的则是每周或每日的运动数据反馈。

除了以往的三万小时,还在这所房子、以及世界各地的实验室里以每周40小时的工作强度持续进行。“我们知道的越多,就意识到还需要得更多。” 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Jay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