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宣布直播平台查处结果 行业标准亟需建立

1

导读

在斗鱼公司副总裁袁刚看来,直播行业作为新兴产业,监管措施需要创新,精准到位。“目前整个行业缺乏相关的政策与指导发展的方向性文件,也没有明确同意的行业准入门槛和风控标准。直播行业急需整个行业都遵守的统一标准,并在政府规范性管理下进行合法合规的良性竞争。”

监管部门查处网络直播平台的“重拳”正在落地。

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结果,依法查处23家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共计26个网络表演平台,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共计16881名违规表演者被处理。

其中,包括斗鱼、熊猫TV、YY、六间房等在内的12家运营单位因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和危害社会公德等违法违规内容被责令立即整改,另有11家单位因未经许可擅自从事网络表演等违法违规经营活动而被责令整改。

“本次名单是4月份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工作的延续,”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4月份我们主要宣布了查处对象,而这次公布的是围绕此前查处对象行为的具体处罚内容。”因此,本次查处并非上述企业二次违规,而是就此前查处行为进行落实的结果。

近来,围绕直播平台的“重拳”频现,对直播平台加强自律的呼声渐长。就在上周,文化部公布《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网络文化经营单位利用信息网络传播现场文艺表演、网络游戏等文化产品技法展示或解说的行为进行了规范。《通知》明确,网络直播平台对平台内的网络直播负主体责任,这也意味着,网络直播平台方在行业自律方面将承担更为关键的角色。

查处工作落地

早在今年4月,文化部便下发了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重点整治含有宣扬暴力、色情和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网络表演活动。据文化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包括北京、上海、广东、湖北等6个省(市)的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对各类网络表演平台进行了检查。

“12日公布的名单,便是此前查处工作的具体处罚内容。”该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的查处名单显示,包括斗鱼、熊猫TV、YY、六间房等企业均在违法违规平台之列。而自4月宣布查处后至今,文化部已依法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共计16881名违规表演者被处理。

一方面是监管层的“围堵”,另一方面是直播平台旺盛生命力所衍生的灰色地带。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其中不乏被禁止的直播内容。据悉,本次被查处的平台分为演艺类直播平台和游戏直播平台,前者的部分主播会通过肢体和语言进行性挑逗,以博取观众眼球,吸引观众付费赠送虚拟礼物;后者则提供含有赌博、暴力、教唆犯罪内容的游戏内容展示。

“通过违规内容吸引眼球,从而得以盈利的模式必将被清理,在这方面,监管层已经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艾媒咨询董事长张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明确直播平台的底线需要加大处罚力度,惟其如此才能立竿见影。”

此外,直播平台盈利模式单一,也是平台频频“触红线”的原因。“目前直播行业的整体环境对变现能力有要求。由于平台几乎都是‘打赏’的盈利模式,就需要靠抓人眼球的内容赢得‘打赏’,再加上行业不规范,处罚力度偏弱,导致违规现象难以杜绝。”张毅强调。

平台自律

“管得越严越好,否则这个行业会废掉。”此前在与媒体进行交流时,斗鱼公司副总裁袁刚曾如是感慨。

尽管斗鱼也是此次文化部查处的对象之一,但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斗鱼公司时,这家直播平台对此表示出积极态度。“我们希望通过加强监管、丰富内容、净化环境这三大举措,带动整个直播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斗鱼公关部王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记者了解,斗鱼自2014年1月上线开始便要求主播实名制,此后还与公安部门联手排查主播是否存在犯罪记录及吸毒史。此外,斗鱼方面称,目前针对线上监控人员达250多人,今年底该团队人员将达到500多人。

此外,斗鱼监控室中有20台线上内容批量监控设备,会针对线上的所有房间进行高效内容审核。未来斗鱼还将配备30-50台重点监控电视墙。“一旦出现违规情况,斗鱼可以在几秒钟内把频道封停,将影响降到最低。”

除去硬性的监管系统及团队搭建外,斗鱼方面表示,正在通过丰富直播内容以摆脱对违规内容的依赖。此前,斗鱼平台因直播万科股东大会而被广为人知,而通过直播王宝强导演的处女作《大闹天竺》的片前幕后,该平台3分钟人气破500万。此外,斗鱼还在引进一些由专业内容制造者提供的节目,比如和马东合作的《饭局的诱惑》,兼容了脱口秀和互动游戏的模式。

围绕平台监管体系等内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样联系了YY、熊猫TV等直播平台,但截至发稿,并未获悉上述企业对此的回复。

“其实加强监管之后,对于一些比较有实力的直播平台来说,反倒是个机会。”张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依靠违法违规内容盈利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直播平台可以朝新型社交工具等方向进行探索,未来通过游戏、广告、电商等模式来实现变现。”

而除去查处之外,监管层在引导行业规范及标准上也大有可为。在袁刚看来,直播行业作为新兴产业,监管措施需要创新,精准到位。“目前整个行业缺乏相关的政策与指导发展的方向性文件,也没有明确同意的行业准入门槛和风控标准。直播行业急需整个行业都遵守的统一标准,并在政府规范性管理下进行合法合规的良性竞争。”

上一篇:

下一篇: